DFKcKbdUMAIVbLl.jpg

 

演出順序:虛→義→外→序/如
劇情順序:序→虛→外→義→如


*人(刃)生導師:三日月宗近(看過全部劇本的男人)
*自帶音效的遊戲5-4遍地咔咔咔(山伏國廣)

 

序傳:

總是短刀受傷的劇情(因為短刀脆、遊戲生存低)
用御守擋碎刀危機的山伏(遊戲裡可以裝備御守)

近侍經驗不足、沒有自信,面臨危機無法判斷、意氣用事、想要證明自己,
不聽勸,最後害兄弟刀面臨碎刀危機,被情緒衝昏頭
→山姥切帶領的第一部隊慘敗,任務失敗,成為山姥切心中的痛

(第一部隊手入時,近侍一職由長谷部接替,直至本丸新刀三日月顯現,由三日月接替近侍)

 

虛傳:
某日本丸新刀不動行光顯示,三日月將近侍一職再度交給山姥切

山姥切:現在這個本丸的近侍不是我,是你吧
三日月:根據主人的命令,第一部隊隊長兼這個本丸的近侍變更為山姥切國廣了
山姥切:我是…做不到的
三日月:你是這個本丸的初始刀不是嗎,沒有什麼做不到的
山姥切:我是不可能做好的(這時候左手持刀鞘)
三日月:那麼,你要違抗主人的命令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姥切啊,今天開始你就是這個本丸的近侍了,作為近侍的第一件工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人吩咐你來照看不動…怎麼了

山姥切:仿制品的我,不可能做好近侍
三日月:做得到的,雖然是仿制品,山姥切國廣是堀川一門所造,國廣的傑作

(初看以為被被只是因為仿品而自卑、沒自信,卻在序傳看完才知道那時指的意思是因為
他曾經作過近侍,而且因為意氣用事而害兄弟碎刀…QQ比純看虛傳還虐心)

再次成為近侍的山姥切,在不斷自責是廢柴刀救不了主人的不動行光身上看到自己,
因為想到過去(序傳)的自己、想到因為自己而被碎刀的兄弟 而生氣
(第一次看的時候只是單純以為被被是厭煩了不動的自責…QQ)

因為作為近侍後,不知如何排解關係日漸變僵的織田信長刀們,
山姥切:主人為什麼要任命我作近侍  …我已經不能再做近侍了
三日月:還是不能擺脫那件事嗎(序傳)
山姥切:明明是個仿制品,還因為主人任命近侍這樣重大任務高興的忘乎所以,
             那個時候,我堅持要勉強進軍,就差一點,我以為差一點點就能擊殺敵方部隊長,
            當發現那只是我以為的時候已經遲了,我讓同伴們白白受傷,讓他們遭遇了危險,

三日月:但是 聽說你們還是回到了本丸,平安無事的回來了不是很好嗎
山姥切:失態就是失態,即使如此,主人到底在想什麼

(初看時還以為只是單純的指虛傳一開始出征時讓小夜受傷的事…結果卻QQ而且還隱微的把
遊戲裡遇到打BOSS戰前有刀重傷的心境都呈現出來了GJ)

山姥切:心這個東西,真是不方便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著織田的刀們,深切的感受到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們刀劍是物品,但是為什麼會有心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是沒有心的話,就不會被這樣的思慮迷惑

三日月:因為主喚醒事物心靈的能力,我們獲得了人的身體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問為什麼我們會擁有心對嗎,我是這麼認為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們之所以有心,是否基於有物呢

山姥切:因為有物,所以才有心
三日月:你看那輪明月,有什麼想法
山姥切:很美
三日月:那份覺得它美麗的想法會寄宿於月亮,說不定某天會回應你
山姥切:心會回應?
三日月:心會隨著森羅萬象而循環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所以人會制作品、講述物、予物以心,
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我們刀劍大概就是 寄托著的人心歷史寫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織田的刀也是,你也是,由寄托的心之故,由此循環往復而牽連在一起

→網友:物質是第一性,意識第二性,唯心論與唯物論,思維與存在何為本原?意識的
能動性


山姥切開始正視自己的內心,並與不動行光約定一起成長
(這裡的三日月在對話中埋梗,就像在立flag…但以為是序/如傳卻不是)

 

外傳:
進行遠征任務的山姥切、長谷部意外到了被封印路線的小田原城(序傳)
與堀川國廣的弟子藤原在吉相遇,一再刺激「仿刀」的山姥切
→網友:山姥切戰線崩壞
不想在這個失敗之地待的山姥切與想要調查的長谷部爭執

長谷部:你在本能寺不是對不動行光說了不要再做廢柴刀,也說自己要好好做近侍給他看,
             憑這點本事,也想好好勝任主命嗎

山姥切:主人任命的近侍是我,這個部隊的隊長也是我,你得接受我指揮,
             這裡的調查並不是主人給予的任務,長谷部要違背主命嗎,真不像你啊

長谷部:主人讓我們保護整個歷史,這裡的異常在呼喚我們的話,保護這裡的歷史也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完成主命,我要留下

→網友:長谷部跟山姥切都拿主人當威脅用語…
主廚,嬸嬸本丸坐,鍋從天上來

對於自己作為仿品誕生感到困惑,受山姥魔音所惑,再度陷入自卑
山姥切:即然如此,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

選擇接受迷茫,肯定主人選自己為近侍一事,努力成為合格的近侍
山姥切:主人給予我的這份內在,好好承受給你看
             心宿於物嗎,小田原的城池啊,和你在這個夜中相遇了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田原 我的敗北之地,真奇妙,總有還會再回到這裡的預感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算了,不管在哪裡,我們也只能選擇戰鬥

義傳
本丸出現新短刀太鼓鐘貞宗,與伊達家有關的刀,山姥切認為作為近侍,應該要幫忙陷入
迷茫的小夜,以及關係衝突的歌仙與大俱利但一直不順利
山姥刀:三日月,把近侍換掉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已經,不知道拿那個本丸怎樣才好了

三日月:已經要放棄了嗎,再說近侍是主人決定的吧
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山姥切稍微有點鑽牛角尖了吧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畑(種田)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吧

山姥切:你突然說什麼呢
三日月:田地的蔬菜為了快點成長,不得不補充水和營養才行
             山姥切也做過畑当番應該能理解的

山姥切:確實可能造成根部腐爛反而影響成長
三日月:想變強的願望不也和那一樣嗎
             現在的你,不覺得太過焦慮揮空了手嗎
             田地的蔬菜跨越了嚴寒酷暑也不輸給風雨災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像這樣跨越一個個試煉才成長得強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我們只是伸出了手 用心去聽蔬菜的話語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去了解它們所需可不行,那就是我們為了保護田地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唯一能做的事情,也是最重要的事情


→網友論:爺爺你不是連鋤頭都不會用嗎!說得這麼好,但爺爺你常年內番加零!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這就是爺爺你放任野菜生長、自己不去耕的理由XDDD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爺爺…你不會種啊…


小夜:無論揮多少次刀、殺了多少敵人,我還是沒有變強的感覺
山姥切:(一堆內心戲後)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其實,不怎麼擅長給別人建議

→網友論:因為小夜你滿級了啊!小夜快去修行,於是接下來如傳就極化了
  社交障礙的山姥切…什麼也沒說…

山姥切:不管如何磨煉劍術,也不能變強,真正需要的是內心的強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雖說是仿刀,卻是刀匠堀川國廣的第一傑作,我以此為傲

小夜:所以,山姥切先生變強了嗎
山姥切:當然,雖然很想這樣說,但也不是這麼簡單的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算現在我的內心也很軟弱
             但是我想變強,總有一天要向你們展現這份堅強


如傳
接續序傳,山姥切向速騷劍說了過去的失敗之戰,他決定不再經歷那樣的悔恨,
出征小田原城卻是到上次(序傳)失敗的時間線,山姥切決定打敗之前打敗不了的敵人,
救了過去的自己(序傳被),還特地對兄弟大喊逃跑,差點因仇恨重蹈覆轍,因同伴的提醒

山姥切:如果我不是仿品的話,當時就能不拖累兄弟了吧,這樣的想法一直在腦海裡
            揮之不去

速騷劍:從仿品開始有什麼不好,關鍵是在這之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活著創造出的物語,創造出你自己的物語

山伏:小僧那時候(序傳) 說了要保護兄弟的背後
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 看來已經沒有保護那背後的必要了,
          小僧認為兄弟現在 非常可靠了

→網友注目:如傳後的山姥切刀法不同,出場方式則與虛傳最後三日月一樣

山姥切:至今為止 我一直被自己是仿刀一事禁錮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,這之後也會繼續下去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,我就是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製造物者 為物語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是我的物語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是我們的物語

小田原 帥氣刀花被被.gif

 

2016虛傳
2017義傳、外傳、序/如傳
聽說編製末滿一開始就想好了四部的大綱:山姥切的成長故事,
光看前三部根本沒有概念,直到第四部才終於發現,
這又是一個倒敘法,真要感動哭了,看一部可以懂一部的劇情,
看四部會發現整個大架構的劇情,以及其他更多的伏筆…
光是光影、刀法就可以隱喻的表現,覺得日本可以演出這樣的舞台劇好感人…
感謝那麼多的人支持讓劇可以呈現QQ(淚目
太多經典對話跟網友的眼尖發現,透過整理、對照自己的印象就更深刻了,
愈了解愈喜歡的舞台劇,希望有一天可以理解與背誦全部的台詞

 

相關連結: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918758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0424977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江小魚 的頭像
江小魚

江小魚的部落格

江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